问0道_火爆服,元宝无限,免费稳定服
游戏客服QQ
1615204284
新闻详情

《灭天血刺》的故事(第1-5章)

5
发表时间:2021-03-12 22:02

                                               第一章 浩劫

30HCO$DNIY5K89W}_RK)D3O.png何伯说,我是个苦命的孩子。我出生那天,寅黄。东风,天正大雨。霎时,乌云翻腾,西涌而去。天放晴,就好像未曾下过雨一般。景家破旧的琉璃瓦上突然映出了七色霞光,煞是好看,爹以为吉兆,便为我取名景华。

    自我出生以来,本安分在南方的妖兽突然大举北上。揽仙镇外时有儿童失踪,揽仙镇里好多人传言妖兽已经快要肆虐至此,镇子里的小孩子都不和我玩儿。他们的父母都不让他们和我玩儿。他们说,我是不祥的孩子,我是妖魔的化身。那些伴随我出生的七彩琉璃,便是与妖魔的信号,便是入侵南方的信号。

    我总是喜欢藏在小树林里,看他们一群孩子蹦蹦跳跳的玩捉迷藏,玩老鹰抓小鸡,看他们开心的笑闹,看他们下海抓鱼。我是那么那么地渴望,我多想多想有一群朋友,我也可以和他们捉迷藏,和他们玩老鹰捉小鸡,和他们开心的玩儿。可是,他们从来不和我玩,他们见了我就打我,说我是不祥的东西,我不和他们争,我也争不过他们,我只能逃,他们一发现我我就逃,每次我都拖着残败不堪的身子去后山。一个人痴痴地坐在坡上,去看渐次隐没的夕阳,然后躺在长满葵花的草地里,静静地流泪。这样的日子,重复了好久。

    七岁那年,改变了我的一生。

    那天,子丑。风微西南,正午。爹娘在地里干活,我便坐在旁边看,我喜欢看爹娘种地。他们一种地,我便坐在边上看。看爹不辞辛劳的拿着锄头一下又一下的锄地,待锄头一停下。娘便拿了手帕上去给爹擦汗。问他累不累,爹总是咧嘴笑说,不累,不累。我在边上,看爹开心的笑着,看娘虽劳累于风尘久经苍老却仍深情清澈的眸,我便感觉好温馨好温馨,这时候爹总是说,华儿,将来你可要有出息,要做大生意,一定要走出揽仙镇,去往天墉城,千万不要像爹这样,当个庄稼汉,你聪明,脑子比爹灵活多了,你赚钱了,将来不受苦,也能讨个漂亮媳妇。说到这里,我们三个总是都开怀的笑。

    是这天中午,这个平静懒洋洋的午后。揽仙镇的钟突然响了,爹放下锄头,满脸的惊讶,甚至有些惶恐,母亲与他对视,他拉紧了母亲的手,随后叫上我,便直奔镇中心。镇里的钟是集合用的,每当镇里出了什么大事,便都会敲响钟让百姓集合,共同商议发生的大事。这口钟自我出生以来,还没听它响过。不等我们到镇中心,便已知道发生了何种大事,镇里到处都是流窜的百姓,从他们惊恐的呼喊声便听出了大概,妖魔已经攻到揽仙镇外。

    爹娘拉着我赶忙收拾行李,准备逃亡,可为时已晚。妖魔们势如破竹,早已包围了我们镇。霎时,哀声漫天,那些平日里耀武扬威欺压百姓的官兵,此刻却如此无用,终于露出了本面目:吓得腿软,并不住地发抖。爹娘见逃跑无望,便拉起我调头向家里奔去,任我如何喊叫都不放手。一到家,便一把把我丢进了地窖。娘透过窖盖说,华儿,呆在里面不要出来,若能安然度过。记得去蜀山找清微道长。记得,孩子,你就说是景烬送来的孩子,孩子,在那里要听话,要好好学道术,替爹娘报仇。

    随后一阵剧痛,我便失了知觉。待我醒来,忙透出头去看,脸色煞白,爹娘早已躺倒在血泊之中,二人手相牵,久久不能分离。妖魔已是走远,我扑倒在爹娘的尸体上,漫天的悲伤袭来,为何老天要如此待我?夺亲之痛,为何要如此这般,早早的背负在我一个七岁孩童身上。在爹娘已越发僵硬的身子上,我欲哭无泪,黄昏,我终于将爹娘葬下。自此我便发誓:从今以后,杀尽所有妖魔,为爹娘报仇。我呆呆坐着,看着诡异殷红的夕阳,心底一阵翻腾,爹娘的死,让我久久不能释怀。

第二章 吴天


    我是吴天,听爹娘说,我是不祥的孩子。我出生那天,子时,正午夜,月圆。爹娘说我的命太过歹毒。于是从小我便不被人珍视,爹娘也不理睬我,直到如今,我也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为何他们要这样待我。

    我总是喜欢看一群孩子在一起玩,他们玩捉迷藏,他们玩老鹰捉小鸡,有次我实在忍不住了,我鼓起勇气跑过去乞求和他们一起玩耍,招来了却是一顿毒打。他们说:你这个坏东西,你是个坏东西,谁要和你玩,来大家一起上,大家一起打他。然后一群孩子便围着我打,大人们见了也不来拉,他们只是远远的悻悻的看着。然后面露乐祸的姿态,扬长而去。每当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的心里总是会有一股极刺耳的声音在嘶吼说: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我总是惶恐不安,我不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那么的毛骨悚然,那么的刺耳。我什么都看不到。我便抱着头大吼:别喊了,别喊了。待到打我的人渐渐散去,这股刺耳的声音才渐渐隐匿、消散,我便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这天,正午,我一个人在湖边,突然听村子里有人喊:妖怪来啦,妖怪来啦。紧接着村里的人一阵暴动,我便看到有人开始带着包袱逃命。妖怪,我听到他们说妖怪,欠缺了似乎理应的恐惧,倒是多了些期盼。妖怪,让妖怪来吧,让妖怪杀了这群可恶的人类吧。我冷笑着坐在湖边,看着他们被妖怪吓得跟丢了魂似的乱撞,然后惨死在妖怪口中,我心里是那么那么的畅快。我想:这是你们这群凉薄的人应有的报应。

    这时,一群狼妖朝着我的方向奔了过来。我想:也许这样的日子该要结束了。这于我来讲也许是好的。便闭了眼睛,静待着死亡的降临。奈何过了许久,仍不见有痛觉。我睁开眼,一群狼妖幻作的男子单膝跪地。他们说:我们都来了,主人。

    他们叫我主人,这时我才真的蒙了。我何曾有过这样一帮手下,我只是个八岁孩童而已。突然,远处传来一阵笛声,这群男子便又幻化作狼妖,扬长而去。

    就这样,我便幸存了下来。我们村子,三百六十口人,我是唯一一位幸存者。

    这附近的村子城镇就这样被一帮妖魔肆虐的面目全非。我走了最近的两个村子,没发现一个活人。终于在这一带最后一个镇里,我发现了一个人。这是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孩子,他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后山,抬头看天,然后躺在大片葵花丛中入睡,我看他有些生冷的眸,便知道,他一定与我有类似的童年。

    心里一种奇异的感觉,见了他,我便仿佛见了我的亲人一般,我走过去说:你叫什么。他躺着,只是看我。没有说话,过了许久,他说:我叫景华。我说:景华,让我来保护你,我是吴天。


    后边一阵脚步,我惊慌着跳起。大喊:妖怪,看我杀了你,替爹娘报仇。扭头待扑上去,才发现是一孩童,年龄与我相仿,眸子清冷、微红。一脸刚毅。大概与我一样是丧了爹娘的人吧,他见了我,亦是惊奇。后来才知道,他是邻镇的孩子,爹娘死于妖魔。他与我一般有类似童年的经历,孤苦伶仃,黑白一般的童年记忆。

    他说:景华,让我来保护你,我是吴天。

第三章 唐洛

    我是唐洛,唐家堡大小姐。生不逢时,偏偏出生在这个妖魔肆虐的年代。自我记事起,爹爹便把我送来了蜀山。他说:蜀山人杰地灵,轻微道长更是法力高强。在这个乱世里,他能保护我的安全。到现在,我甚至已记不起爹爹的模样。

    我喜欢唤轻微道长爷爷。他的确是一个和蔼可亲的爷爷,我总是喜欢拉扯他又白又长的胡须,在他的背上东一下西一下的乱转,爷爷他总是不生气。笑呵呵的说:洛儿,你这个调皮的丫头。爷爷这一把老骨头了,可经不起你折腾。我总是喜欢在爷爷怀里撒娇,爷爷便笑呵呵的拍我的头说:我的洛儿。何时才能长大啊,哈哈。

    蜀山这里,什么都好,山也清,水也秀,空气也清新。可是这里到处都是些臭道士,他们都不和我玩,闷死我了。这么多年来,我连个小伙伴都没有。他们整天就知道摇头晃脑的念什么道可道非常道,然后拿着柄木剑傻子似的瞎舞。他们都不和我玩,我总是拉他们陪我玩。朝他们嚷嚷说:哥哥哥哥,陪我玩儿会,你们陪我玩儿会嘛。结果总是一样,他们总是说:唐姑娘,你自己去玩去,哥哥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乖,听话。

    每次都这样,我总是赌气说。哼。不和我玩就不和我玩。谁稀罕和你们玩阿。然后我便一个人跑到剑阁那边。坐在地上朝山下看。我想。要是能有人陪我玩儿该多好啊。

    有天我正坐在剑阁边发呆,爷爷突然出现。他笑呵呵的说:哈哈,谁惹我的小洛儿不开心啦。来跟爷爷说,来爷爷帮你出气。我便撒娇似的奔过去蹭爷爷花白的胡子。我说:爷爷,人家在这里都快闷死了。爷爷说:我的小洛儿,爷爷给你找几个玩伴好不好啊?“好啊好啊,爷爷,你快给我找啊,我整天都快闷死了。”我听了爷爷的话着急的喊道。

    “别急洛儿,放心,再过两天,爷爷一定给你找几个玩伴。”语罢,捋了捋花白的胡须若有深意的笑了。

第四章 遇见

    来蜀山已经十五年了。转眼间,我已从青骢无知的孩童,长成英气剑眉的男子。在这十五年里,我苦心跟着清微道长潜修道术,终于略有小成。清微道长说:景华,你根骨奇佳、天资聪慧。假以时日,必定超越为师,悟天道而飞升,免受六道轮回之苦啊。我便坚定的说:师父,弟子定不负期望,降妖伏魔,为天下苍生作贡献。清微道长便会满意的点点头。他哪里知道,我的心志不在飞升,我只要杀尽天下妖魔,为父母报仇,然后带着我的洛儿,隐居山林便可。

    不远处,洛儿来了。自我和吴天来蜀山求道,洛儿便在这里,我们三人从那时便一起玩耍。从小到大,记得那个时候我们玩扮家家游戏。我总是扮丈夫,洛儿是妻子,吴天便是孩子。那时候我们总是拿着这种莫须有的辈分差使吴天,他总是抗议说:为什么我老是要做孩子?我要做丈夫,我要做丈夫。我们总是不应,他便在后边哇哇直叫。现在想来,时间过的真快。不得不说,它是一位伟大的雕刻师。它可以把你由一个人雕刻到另一个人,完全不相像的另一个人。如今,我们早已不是当年那般稚气的孩童,我们都大了。

    洛儿跑来找我。他说:华哥哥。我们去天上玩儿好不好。

    “洛儿,哥哥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哥哥要去斩妖除魔呢,你听话,在这里等哥哥回来好不好。”

    “好吧,哥哥,小心点,快去快回。”

     每次除妖回来,我都会带回一些凡世的小饰品给洛儿。她见了,总是高兴的蹦蹦跳跳。我承认,我喜欢洛儿。洛儿也喜欢我,有次我带洛儿到风月谷玩,洛儿和我坐在河边。洛儿问我:华哥哥,若我和你娘亲一同掉进湖里,你会救谁?我笑着捏她的鼻子说:傻丫头,我肯定连同你们一起救咯。她说:不行不行,你只能救活一个。略皱了皱眉头,我说:那我就救我娘亲。洛儿听了,不停的打我,坏哥哥,坏哥哥,你不疼洛儿,你不疼洛儿。我一把揽过洛儿,说:我的乖洛儿,哥哥怎么会不疼你呢。等杀尽天下妖魔,哥哥就永远陪你在一起,好不好?洛儿听了便不再闹,挽过我的胳膊,头靠在我的胸口上,许久许久。

    若是时间能静止、禁锢。该多好。

第五章 吴天的噩梦

在蜀山已经好多年头了。我总是会重复做同一个噩梦,梦里总是会有一个穿着银白铠甲,周身遍布毒刺的恶魔,它有一双血红色的眸子,手拿一把散发着湛蓝色光芒的灭天血刃。傲立在一座塔的前面,然后景华和唐洛都出现了。银甲恶魔挥了一剑,景华躲闪不及,瘫倒在地。随后一片湛蓝色光芒,一道凌厉的剑刃。砰的一声,血光四起,唐洛躺倒在景天怀里。然后景天华仰天长啸,梦到这里,我总是会惊醒,心神不宁,大口大口的喘息。看看旁边景华还好好的,才肯安心。却是辗转反侧,久久无法睡去。

这样的噩梦往复循环的做,终于我再也忍受不住,我将夜夜呈现的噩梦告诉了清微道长。清微道长听了大惊失色,掐指衍算,昔日光亮的额竟也满是汗水。指停、明目。却似苍老了许久,他说:天意,冥冥自有天意啊。吴天,你要好好保护景华。

景华与我就像亲生兄弟般。从小我就下定决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他,如果什么东西要杀他,就一定要先过我这关。暗自下定决心,不安的心才略感安慰。

景华喜欢唐洛,我也喜欢唐洛。可是,唐洛喜欢景华。于是,我便不将对唐洛的爱透露出来。他跟景华在一起很幸福。只要她能幸福,我无所谓。一个是我最心爱的女人,一个是我最好的兄弟,无论哪个,我都不能轻易丢失的。所以,我不能爱唐洛。我喜欢看唐洛又蹦又跳的,那个时候的唐洛最是美丽。可是,她只在跟景华和清微道长在一起的时候,才肯露出她奢侈的笑靥。

有时候景华唐洛他们发现我在看。他们便会招呼我过来和他们一起,我总是婉言谢绝。这早已不是儿时的我们了,怎还可能三个人无所顾忌的嬉闹。我总是叹气,一个人跑到剑阁这里坐,望着苍茫的山野,景华有时候便会来这里陪我坐着。

有天我问:景华,若是除尽了天下妖魔,你还要干什么?

“我只要一间小茅草屋便可。我与洛儿,便就此归隐山林,过闲云野鹤的生活。”

“景华,放心,我会保护你,了你心愿的。”

然后景天便拍拍我的肩膀,对我笑。我喜欢景天对我笑,他的笑让我感觉好温暖好温暖。从小到大,只有他的笑,能给我温暖。于是我在心里说:景华,我会保护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