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0道_火爆服,元宝无限,免费稳定服
游戏客服QQ
1615204284
新闻详情

问道NPC传记—多闻道人第1章

4
发表时间:2021-03-11 15:25

)E[JVM7684FX}TORT9NZ%A5.png……

记不清这是哪一年,夹杂在岁月里的一个隐秘的年代,一个封神后的时代。

不曾被历史书记录的年代,但却被岁月的史书深深印刻在了无人能够寻到的地方。

若真真要论时代的话,却是在鸿钧老祖调停了三教矛盾,突然销声匿迹之后的事情。

在这段修仙盛行的时代里,在五大门派修行的人几乎占据了整个修仙界的绝大部分的人才,或许不仅是人才,天才,奇才,鬼才也同样层出不穷。

五大山门分别是以文殊天尊为尊的金系,占据五龙天险,前临东海渔村,后通北海沙滩,更是镇守着妖物横行的五龙窟,金系法术,以刚猛强横为宗,每一式所蕴含的力量都内含蓄势而发的爆破力,一往无前,绝不后撤。

而其二,便是以云中子为首的木系,创派于连通十里坡的终南山,常年以终南山钟灵之气镇压着盘虬洞中的四大绝地,还有里面的几个恐怖人物,木系法术,讲究的是绵延无尽,并不似金系的刚猛,木系弟子主要是木之灵气为食,多数以救死扶伤为己任,但也会少有的,有几位专修强攻法术的存在维持终南山在五大仙门之中不堕英名。

其三,则是以龙吉公主为主的水系,山门处于同样连通十里坡的凤凰山上,是少有的两座并没有妖物横行之处的山脉之一,水系的法术则是变幻莫测,毕竟水的特性,可刚可柔,可主生灵,可掌覆灭,但水系最核心的法术理念,却是破不开的强韧!以水为辅,成就防御系的无冕之王,几乎在山门之中,水道大成者,在中州大陆上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即便不刻意去争夺五大仙门之中的地位,也绝不敢有人轻视。

其四,便是以太乙真人为圣的火系,除开五龙山,十里坡所连接的地点,包括了其余的所有仙门山地,便包括了火系的乾元山,既然属火,则主身法的奇速,侵略如火,火系弟子,算是法术与身法双修的好手,门派的法术本就是以焚燃万物的火为主,在五大仙门中,火系自然也是独占一席之地。

而最后,则是一个几乎令所有山门都为之头疼的门派——骷髅山之土,在石矶娘娘的诞生地创立的山门,但背后,却有着截教教主的影子,仅仅是这一个派头,就没人敢否定骷髅山土系的存在,土系所注重的并不在于万法归宗,与其他山门不同的,土系所主张的,乃是一力降十会,在江湖中所流传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土系门派之中则变成了“天下万法,一力皆破”,并非口出狂言,若说天底下除了三大教主与鸿钧老祖、女娲娘娘外还有谁能破开水系西方教主门下弟子的防御,那么,也唯有骷髅山弟子了。

这便是中州之上,大致的修仙山门情形,当然,也有其余一些小山门如归元宗、仙魔门之类的修仙门派,不过比之五大仙门,却是遥遥难及,同样,也有一些散修如东海渔村柳如尘,天墉城通灵道人之类的修仙者,虽然不多,却是不在少数,而多闻道人,便是这众多散修之一。

天生不具备修仙资质的他(应该说资质太平凡了),无法入得五大仙门,本欲是在那些小点的门派中修行,却也不得,实在是因为他的资质太过低劣,到了连那些小门小派也不敢招纳的地步。

无奈之下,多闻道人只好孤身一人走遍中州的大江南北,不论是冰封万里的昆仑山,还是飘渺神秘的蓬莱岛,亦或者是鬼影重重的地府,几乎都留下了多闻道人的足迹,并不在修道上多做功课,多闻道人所修炼的,却是独树一帜的道法自然,虽说道经里有过道法自然一说,但多闻道人所走的路,却是让自己与这世界融合,从而领悟自己的道,毕竟,每个人所走的道路并不相同,心中的“道”也不同形状,当初会萌生走南闯北的想法,多闻道人需要感谢一个人——百晓通。

若非是在烛火濒熄之际百晓通的建议,恐怕此时的多闻道人,也仅仅是一个不入流道观的小道士罢了,有了自己的道,才真正称得上是道,先得道,才能修仙,比起那些五大仙门的弟子,或许多闻道人所走的路,才是最正统的,或者反之?

谁说得清呢,大道三千,终究也是殊途同归,比起那些重复走别人路的修仙者,多闻道人对自己的路一向乐此不疲,他隐隐有感觉,若有一天他真能彻彻底底领悟自己的道,他将能够问鼎这个世界的巅峰!

这便是多闻道人,还在独行兼修的多闻道人,终有一天,或许多闻道人能够站在“道”之上,又或许不能,谁知道呢,谁又能够预知未来呢?

不过别误会,这可不是故事的全部,真正的故事,才正要呈现在历史的面前。

第一章

    这几日,中州的气氛很奇怪。

沉闷的空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天空并没有黑压压的乌云,依然是碧空万里而无云,但在这湛蓝的背后,总是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未知正在醒来。

天墉城,一间简陋的茅屋内。

“噗”。

非常沉闷的低响,新一任天机的手上,已然血痕满布,而此刻,又是一道殷红,开辟出的一条新的痕迹。

在天机的对面,坐着几个装束奇异的人。

一个透着锋芒气质的男子,金黄却并不刺眼的衣装,一杆紫色长枪斜背。

一个面如皎月的女子,淡绿轻裳叶做妆,弹指颦笑间,仿若万物失色。

一个与上个女子有着不相上下气质的女子,天蓝为色,一柄亮若秋水的长剑挂在腰间。

再者,则是一个挥着羽扇的白面书生与一个腰扣双锤,体格异常强壮的男子。

仅此五人。

非常非常,沉闷的气氛,就如之前天机手上那道沉闷的爆开声一样。

“还是不行?”金衣男子皱着眉,问向手上如同染了血水的天机。

“查不出,”天机脸色难看,却并非难堪,“无形之中,有股力量生生将我的推算给破坏。”

“是什么样的力量?”绿衣女子的双手虚放在天机血痕满布的手上,一股生灵之气笼罩住了天机的手,伤口以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我不知道,但却很诡异,至少,比起我曾见过的任何力量,都要诡异!而且,这股诡异的背后,还存在着一种,让我心惊肉跳的感觉。”天机肯定地说道。

“心惊肉跳?”那体格壮硕的男子冷冷一笑,眼神里夹杂着轻蔑,“是你没本事还是太胆小了,还是说二者皆有?”

“老土,闭嘴!”金衣男子脸色一变,厉喝一声后转而向天机抱拳,“天机大人,希望您不要介意,老土性格比较急躁,说话从来不经过大脑,希望您谅解。”

“无妨。”天机摇了摇头,随意地看了老土一眼,而后道,“你们这次来我这里的重点,本就不是谈论我这个新上任的天机是否有真本事……”

话中有话,除了老土外的几人脸上都露出了尴尬。

说实话,谁心里没有点怀疑?

这位新上任的天机骨子里到底有几斤几两的本事,谁都不知道,或者,只是一个空壳也说不定?

但想归想,除了直肠子外的老土,其他人还真不敢说。

“希望各位回去转达几位仙长,这几日中州的气氛的确古怪,天机无能,暂时无法查出这个诡异的真相,希望几位仙长稍待些时日,一有消息,天机定然亲自前往相告。”天机并不理会众人心中的怀疑,现在的他,更加关心,这诡异的背后,藏得,究竟是什么。

“如此,那便有劳天机大人了。”这话却是从始终不发一言的白面书生口中出来的。

五人起身辞别,很快便离开了这间小茅屋。

不存外人的房间内,沉寂异常,屋内,一股莫名的压力突然一沉,原本还好好的天机,脸色突然变得极为狰狞,与其说是狰狞,不如说是一种至深的痛显露在了脸上,让他的脸看起来变得狰狞。

天机半蹲在地上,左手使劲地握住之间满是血流的右手,即便此刻血迹已然在那位木系弟子的治疗下结疤脱落,看不出异样,但唯有天机才能感觉到,从右手血肉内传来的那股莫名的邪恶力量,不停地冲撞着自己的身体。

天机并不是修仙者,应该说不全然是,他体内流淌的力量,是一种天道选择的力量,异于常人,但此刻,却有另一股不属于他的力量在试图侵入并且破坏他体内所存的天道之力,这股力量,天机很清楚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但为了不露异常,天机一直在忍,直到那五大仙门派遣而来的使者离开。

“出去!”天机额上青筋凸了出来。

“出去!”豆大的汗珠泌了出来。

“出去!”天机的眼中血色填充。

“你给我,出去!”天机仰天一声大吼,音波成了形,不断地冲撞着木屋周围那将木屋与外隔绝的阵法。

没人知道,在木屋里面的天机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在几个时辰后,来到这里的多闻,发现了昏迷在地的天机。

在丝丝灵气的勉强滋润之后,天机才总算悠悠地睁开眼睛。

“你可算醒了。”多闻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放下了心头大石。

“还好,只是消耗过度的昏迷罢了。”天机绝口不提那诡异力量的事。

“你见过百晓通了?”天机忽然话锋一转。

“见过了。”多闻承认。

“他怎么说?”天机问。

多闻的脸上,忽然露出了茫然,将百晓通的话复述了出来:“他没有特别说明是什么,我见他当时看着天空的脸色极其难看,然后只说了‘天下将变’四个字,便什么也不肯说了。”

“天下将变?”天机愣了愣,旋即沉思起来。

“或许预示着些什么,他却不能说或者他也不知道具体,你也明白,百晓通所承受的制约,比我们要多很多。”多闻解释,担心天机不理解。

“我明白,”天机表示理解,“可我很担忧,这奇怪的天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五大仙门来过人了吧?”

“来过了,我也算过了,却始终被一股冥冥中的诡异力量给打断。”

“打断你?”这次换多闻愣住了。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多闻不可能不知道天机体内的天道之力有多强,虽然并不及历代天机的鼎盛时期,但却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一出生便拥有近乎完美天道之力的天机。

不信谁也不会不信天机。

这是多闻的立场。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天机问,敲醒震惊中的多闻。

多闻低下头,并没有马上回答天机。

天机也并不急,徐徐等待。

“我得去轩辕庙与天绝阵一次。”多闻仔细斟酌着自己的语言,每一句话都是细细思考过,每一个字都吐露得无比清晰。

“不行!”天机断然拒绝,脸色毅然,“你去轩辕庙找陆压我同意,但你去天绝阵找袁洪,此事决计不行!”

“难道靠着五大仙门就能解决一切吗?”多闻反问,“连你也算不出这一切的真相,这事除了去找袁洪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天机年轻的脸抽了抽,咬牙道:“总之,绝不能找袁洪!没有人从天绝阵活着回来过!”

“现在别无他法,如果连陆压真人也无法解决这事,那么天下间,除了那几个神龙不见尾的传说,袁洪是唯一的选择!难道你认为,天下苍生会不及我一个冒险值得吗?”多闻依然冷静,试图说服天机。

天机沉默了。

多闻沉静地看着他。

天下苍生,一位至交,多闻相信,天机会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

“记得,小心。”也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天机终于艰难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与想象的一样。

“我知道。”多闻脸色郑重。

“山河社稷图,袁洪憎恨被威胁,但,有点防备总能万全。”天机有些颓然,坐在椅子上。

“多谢。”多闻拉开门,便要离去。

“还有一件事。”

却被天机出声停住了脚步,多闻回头,却只见得天机脸上满是犹疑与挣扎。

多闻并未出声打搅。

“我的推算,虽然没有算到所有,但却找到了一个可能的关键……”


分享到: